設計筆記|2019台灣文博會

設計筆記|2019台灣文博會

選了一個下大雨的平日下午,我從台北機廠出發參觀這次的文博會。從我家去松菸,每一次都要繞過大大的靜靜的台北機廠,只能透過柵欄圍牆一虧昔日風華,這次因為文博會,開了一個口看到了依序排列的鐵軌,就在車來車往的市民大道旁,閒著無事的工作人員(下大雨真的都沒人)跟我說,這次文博會每一個展區,都是在台北的舊鐵道路線上的!以前鐵道會經過的都是一些經濟發展的酒廠、菸廠,而在今日這些轉生成為文創場域的古蹟,也跟著鐵道成為一個文化廊道。我最期待的是未來的鐵道博物館,希望有朝一日能看見他有生命力的樣子! Continue reading “設計筆記|2019台灣文博會"

日常|刺蝟去開刀

日常|刺蝟去開刀

有一天,我家刺蝟起床之後呼吸聲很大,一個擔心下帶去檢查結果檢查出別的問題:一顆腫瘤。那天醫生說這要開刀切除才能治療,但因為腫瘤接近比較大的血管,所以還是會有風險的,當下我真的是要直接在醫院掉眼淚,我知道對刺蝟來說到了一定年紀就有高機率會有腫瘤等等的疾病,球球因為一直身體健康又精神過剩,所以有時候我也忘了他也是隻中年刺蝟了,時間在他小小的身軀流逝得好快好快,就像我每一次抱著他,都可以感覺到他快速跳動的心臟,那是加速版的節拍器,稍微恍神一下,他的時間又流逝了一點。 Continue reading “日常|刺蝟去開刀"

第二次元|Splatoon 2 漆彈大作戰,給新手花枝的導護手札

第二次元|Splatoon 2 漆彈大作戰,給新手花枝的導護手札

這幾天群裡討論到教新手的一些事情,讓我開始回想當初是怎麼玩這款遊戲的,雖然還沒玩滿一年,但最近發現遊戲時數破千了(笑),好像也很值得來寫個心得文。我不是什麼很厲害的也還在S+掙扎上階中,但想想也許有一些過去的經驗可以幫助到剛接觸這款遊戲的小花枝們:)也歡迎大家一起討論或補充!!

本手札適用A以下的小花枝們,屬於大方向的心得分享,歡迎註明分享。

附上老人圖,我最喜歡的武器是藍牙刷,本身是一個兇不太起來的尷尬前鋒:p

IMG_4390.png Continue reading “第二次元|Splatoon 2 漆彈大作戰,給新手花枝的導護手札"

留言|就在我意識到了舒適

留言|就在我意識到了舒適

這段時間,因為打電動的關係認識了很多不同的朋友,而那些朋友起初也是因為打電動而在一起,讓我忘記自己已經踏出了同溫層。當時為了能跟這些不熟的網友打成一片,我的推特已經被我改到剩下遊戲相關的資訊,只有偶爾轉推一些社會議題的東西,我曾經在公投的時候針對同志的議題發表過聲明,我說:「要是我知道你是反對婚姻平權的人,我也是跟你玩不下去啦!」

那是我第一次對同溫層之外喊話。

這段休息的時間,我好像體驗了一場「消極理性中立」的日子,說實在話很舒適,那些沈重的社會議題、會讓我悲傷的事情都不管了,我在我的舒適圈裡專心玩遊戲,真的很輕鬆,你不用再跟人爭論罷工的正當性,你不在意誰誰誰買了頂新的產品、誰支持了哪個垃圾政客,那些政治不正確的言論你忍受著、你不在意,你試著當空氣把所有的事情都淡化,你覺得政治歸政治、玩遊戲就玩遊戲,在這個圈圈裡我們不要說太多。其實我心裡一直清楚的知道同溫層之外是什麼樣的地方,而我,而我恰恰也是一個溫良恭儉讓、該死的好人,那些猶豫在嘴邊的言論我後來都沒有說,卻為此悶了許久。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我想起沈默的代價,我想著旁觀的冷漠。我想著…那些曾經願意跟我討論議題的朋友,當時是什麼心情呢?正因為覺得是重要的朋友所以願意討論吧,如果我跨過那道「輕鬆」的界線,之後大家還能開心的玩遊戲嗎?那個為了理念勇敢舉著大旗的我,現在在哪裡?我此刻感到一陣悲傷,我好像就是那個冷漠的人,看著下一個犧牲者誕生

曾經,是玫瑰色的我啊

我想知道我的靈魂,是否還留著那點分一塊蛋糕給他人的火種。

2019.02.20 給自己

 

碎嘴|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傑尼龜傑尼

碎嘴|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傑尼龜傑尼

講出「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的人,應該是純商人而不是搞藝術的,要不然就是自我矛盾。如果在你作品缺乏那些對生活、對社會、對環境的反思與咀嚼,那藝術品不過就是華麗的空殼(就像我看中國有嘻哈一樣滿頭問號)。有些人會覺得看場合說話,傅榆導演不該破壞台灣電影的殿堂,但正因為是在台灣,才能讓人們說出自己的訴求,這對中國人來說是不可能且不自在,你敢說下台就人間蒸發。國家認同之外,我們還要說性別平權、我們還要叫你回家投票、我們還要說核能與環境的好多事情,最可貴的不就是因為我們能說,所以得獎了當然要趕快說給幾萬人聽! Continue reading “碎嘴|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傑尼龜傑尼"

日常|大人暑假的尾巴

日常|大人暑假的尾巴

這篇是寫給工作狂的你我他

最近有聯絡的朋友問起了近況,我都會說:「在放暑假」,自從上了研究所就沒有放過暑假,今年我決定放假。我印象深刻之前看過自己很喜歡的設計師stefan sagmeister的演講,他說他們公司會在幾年的工作後選擇一年完全不工作、不接受任何的打擾去休假,他認為與其把退休想成幾歲以後的事,不如把他打散到你的人生之中,藉由好好的休息去累積創作能量。

他講是這樣講,我也很認同,但要做到這件事還是很難,首先你必須衣食無缺、再來就是要克服心理障礙,我從來沒想過放暑假是需要「勇氣」,大家都想放假,就算你在公司體制內有著固定的特休,仍然有著多數的人「不敢請假」,原因都是因為對於「未來的擔憂」。我這次請了特休,主管會不會覺得我不上進?我請假了同事會不會就會被拖累?我把這個案子推掉了,下次客戶還會找我嗎? Continue reading “日常|大人暑假的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