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v|我在零時政府五歲的時光裡一起走了三年

g0v|我在零時政府五歲的時光裡一起走了三年

我昨天快累死了(開場)

說在文章前,很多朋友會問我,你在g0v工作喔?我不知道你是g0v的設計師耶?這樣的說法是很常見的誤會,g0v沒有專屬的設計師、工程師、聘用員工,g0v有的是「參與者」,發過言寫過一兩行code都是貢獻與參與,在這邊的人都是自願前來、自發貢獻的「沒有人」,因為g0v不是組織,除了像國家寶藏有外界贊助的獎助金之外,我沒有領過g0v的錢,只有在大松的時候吃了很多炸雞pizza增加肥肉XD。新手疑問可以看兩年前的這篇

已經一段時間沒有撰寫關於g0v的文章與分享,一部分的原因絕對是我忙到無暇整理這些自己做過的事,一部分也是我正在思考怎麼樣更有效率地去讓設計與設計師發揮作用,沒想到就這樣迎來了g0v的五週年生日,沒想到我在這個地方參與了三年,從那個迷惘的新手,到幫忙報到的大松志工。因為昨天幫忙報到,坐在門口迎來了新面孔老面孔洋人面孔,整理著技能貼紙,才瞬間覺得時光啊時光,三年前我做的第一個專案就是兩張貼紙,那時候快要畢業了正想要放棄設計這一行。 Continue reading “g0v|我在零時政府五歲的時光裡一起走了三年"

設計的開源協作思考-2

繼上次與友人亂聊的說到設計如何開源協作這件事

今天因為前輩的這篇文章:設計師的版本控管被cue到,引發了我的二度思考,一位上次只是聊聊並沒有再次分析設計的gap在哪,今天剛好借這個機會來理理頭緒,希望順便整理出g0v適用的設計模式。 Continue reading “設計的開源協作思考-2″

超農域系統UI日誌8/30~12/2

超農域系統UI日誌8/30~12/2

記得以前在寫論文的時候有用到的一個研究方法是撰寫研究日誌,後來覺得在面對g0v長時間的專案開發上,是一個很好的方法,藉此進行記錄與學習

超農域是我在g0v的第一個專案,會加入是因為身為莊稼子弟與對台灣農業的情感,而超農域也是我的絕佳學習場

icon-01

8/30-31資料科學松

這是我第一次做網頁設計,後來的一個月後,有了更多做網頁的經驗就開始能夠全盤的思考,像是首頁就再次的更動,改為因應RWD而做的設計

不過目前是暫時擱著,專心做農藥系統

icon-02

毒性標示

進行毒性標示的改進,原本的毒性標示為方形色塊,在尋問過a0kman與simon之後,得知毒性標示是可以算出百分比的,因此將毒性標示以條裝方式呈現在卡牌上方

關於使用者

在這個專案裡,我並不是使用者,我平常不會去要用到農藥系統,那我該怎麼知道什麼設計能夠貼近使用者的需求??

過去再做平面設計的時候,習慣性以畫面傳達為考量,然而在做網站或是系統開發的時候,實用性與正確傳達性是更為重要的事情,我認為農藥系統所需要的都不會是一個漂亮的畫面,而是實用、精確、舒服的設計。而剛好a0kman就是最貼近使用者的研究人員,我能透過不斷的訊問他來釐清系統的需求。這時候真是後悔當年沒有修堂老師的課啊,結果現在在摸索(笑

可以確定的是這半年來,使用者導向的觀念大幅度地改變了我的設計思考,更不容易掉入設計自己的世界裡,感恩g0v讚嘆g0v!

11/8 g0v summits

三大系統整理

超農域系統主要分作三大系統作為進行方向,因g0v summits的關係,在擺攤時需要向人講解專案方向,hackpad上資訊過於繁瑣專業,若沒有a0kman在場則說不清楚,因次藉機整理成圖表好讓人理解。記得以前讀碩士時,老師也說要把想講的事情整理成圖表,後來影響到我在做事情的方法,針對過度龐大繁雜的系統規劃時,第一步就是先做“整理”,而圖表就是最佳的表達媒介。

農業系統圖-01

第一系統:農藥查詢系統

第二系統:疫情系統

第三系統:農民管理

雖然在第一次參加萌典松時就已經加入超農域的專案,但真正去思考專案方想與設計規劃卻是g0v summits之後。

超農域是一個for農業的專案,其實我花了很多時間在了解農業的相關知識,其中在開發中的第一系統:農藥,更是有許多專業知識要懂,第一次萌典松花了很多時間聽a0kman講解農藥的相關知識,也試著操作現有的官方農藥系統。

我算是中途加入超農域系統開發的設計師,在這之前已經有simon建到一半的農藥檢索系統,當時我並沒有想太多,單純以改進外觀的方向去做,另一方面也是在不完全熟悉的狀況下迷路,當時只針對了首頁的部分進行設計

1122萌典松

這次我針對simon蓋好的系統現狀進行思考,目前有兩種搜尋結果:卡牌模式&表格模式。

卡牌模式的UI思考:

一開始卡牌模式出現的時候,我也覺得卡牌看起來很新穎,不錯使用,直到某次跟poga提起卡牌模式的運作,讓我重新思考了一下卡牌的呈現目的

優點:根據a0kman的說法,研究人員搜尋出的農藥結果都會一次出現在一個卡牌上,起傳統的表排模式更清楚。就閱讀上來說,使用者只要聚焦在他的目標卡牌上就可以找到他所需要的資訊。

缺點:根據poga提出疑慮是,當我搜尋一個作物所需要的農藥時,直排更能針對同一項目進行快速瀏覽。

按照一般的搜尋習慣來說,確實針對項目的直排瀏覽會很清楚,但是我再次詢問a0kman,他表示使用過的研究人員都認為卡牌模式是不錯的,那麼這是否代表我們的過去經驗在此並不適用於使用農藥系統的研究人員。在此我們暫時保留了兩種模式的瀏覽,以便切換

表格與卡牌的重新layout,在simon建好的系統中,我尚未動過任何的設計(全都花時間在了解農藥與使用者上)直到現在才在管畫面。畫面目前的首要目標是釐清層級,我將從a0kman那裡詢問的資訊整理出來進行卡牌的層級排版。

目前進度:

農業系統圖-04

農業系統圖-02

12/2特生中心車上松

在一次的機會中,我與a0kman、au大大前往特生中心傳教(?

那天車程很長,便簡單的討論一下農藥系統,a0kman表示新的卡牌排版非常清楚,正是他所需要的感覺,其中毒性標示可能太過抽象,項目的表達需要再清楚。至於表格模式目前simon做到可以任意添加所需項目,未來希望能拖移項目資訊,則又是有待設計與再三測試的一個地方。

設計的責任

以前,做平面視覺設計不會有太多設計責任在,也許是做海報對社會譴責而已。然而做到像是農藥系統或是資訊設計上時,設計師的責任多了一點,美醜是主觀居多的事情,然而實用性與資訊正確性都是很重要的,那天a0kman說,農藥系統有一點要嚴謹對待的就是只要我們出錯了,可能會造成農夫用錯農藥的損失,就像全國重度級急救責任醫院急診即時訊息一樣,我們的出錯、設計的不佳就會直接地造成傷害,雖然農藥不會直接死人,但是他仍然是需要嚴謹對待的,為此,作為一個設計師,我的每一個步驟都需要小心。

資訊設計,我在系統裡肩負指引的責任,我不能讓使用者在系統裡面迷路、讓他們看不清楚字,找不到他們想找的而沮喪、甚至不想用。我不知道是否所有在做使用者研究的人都這麼想,我把設計師的責任加重,這不是藝術創作,這是為公眾而做,因次我們要盡可能地想到任何族群的需要,我希望可以在我的設計力儘量做到UD的精神,至少,不用看一個半小時說明書才開始使用系統,設計師也許就是一個導遊,好的導遊不會讓你迷惑甚至危險,而是給你最舒服的體驗。

子姓網友半年summits

這次g0v summits除了陣仗浩大一直玩一直玩
按照慣例也是跟許多厲害的人聊天獲取許多想法
填了不少坑
認識了新朋友(儘管我是很害羞,網友見面會也是靦腆的30秒結束…)

那天在臺北林先生的閃電秀中
看著自己的作品能引起迴響
我想這是做設計的人最開心的一刻
喜歡這裡是因為這裡的人用最開心、輕鬆怡然的態度
在做一件嚴肅、對社會有幫助的事情

這次也來了更多不同領域的人
對於進入宅界的一些疑惑我整理一下好了
希望以後能夠更加順利推動設計圈進入資訊圈
以下為我加入g0v近半年的小經驗
也算是子姓網友的半年summits
(打完之後發現好大一篇好像可以短講了==

新手:
來到這邊聽到好多外星語、都不懂在說什麼?
我覺得沒有宅界的技能,幫不上忙

是的,我在剛接觸g0v的時候也是觸碰到一堆完全聽不懂、看不懂的東西,曾經也懷疑自己是否能出力,但事實上從我進g0v到現在,設計師都是缺的,只是很多設計師無法接軌入坑,或是覺得自己無用而默默淡出。
而我的狀態反而是相反的,淡入然後成為一份力,有新手問我說當初怎麼受得了這些外星語,或是說你的上線是誰,特別的是,我沒有上線就這樣進來了,而我的特點是在於一個充滿好奇心的人格特質,也許是受到318的刺激讓我願意去為了社會做任何事,任何我不喜歡閱讀的法律文章,看著g0v的聊天室IRC夾雜外星語的討論。就是因為這樣常常看著聊天室,我以沒人提醒與帶領的新手身份搶到黑客松的票,就是因為常常逛後勤中心而就遇見了一個小貼紙坑,因此發現我是有事可做的,甚至在之後發現,有一堆事情可以做的。
對我來說,設計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如果g0v是一個設計師多數的團體的話,設計的缺口就不容易發現,但是就以第一次在黑客松的過程中,漸漸的我知道g0v裡有很多有待設計師解決的問題,那時候就被問說舊技能貼紙如何?我說,規格不統一、字體不統一甚至跑掉,g0v的logo版本也不一致,這樣別人會誤會等種種“設計師可以解決的事情”,以設計師來說,在小地方以我們獨有的觀察力發現問題就是幫助專案的一個助力了

新手:
我不知道這樣做可不可以?
請問我要做好的要問誰,哪裡要改嗎?
我會不會做到重複的事情?

g0v是一個超級freestyle的地方,沒有人會命令你做什麼事指定你要做什麼事,頂多就是高級推坑術的施展,這裡永遠缺人,因為我們都是沒領薪水的一群熱血漢子,所以只要有人做都是歡迎,對於習慣于訂製服務式的設計來說,設計師們習慣於聽去案主的想法與意見,但在這個地方,只要了解目的、對準使用者開幹就對了,學著自己發現需求,路過修正,人人平等也人人重要,東西先做先贏,重複的事只會越來越好的我相信(詳見g0v logo演化史XD)

新手:我不會寫程式,我也沒做過UI、網頁設計,這樣不知道可以幫什麼忙…

有的時候需要幫忙的不一定是你的技能、而你的觀點,甚至生為一個民眾的觀點,在做所有專案的過程中總是需要來自不同領域的聲音,不同領域的人看待事情是多麼的不同,我在這半年可謂聊得不亦樂乎,甚至你可以建立出你所沒有的技能
平面設計跟UI設計最大的不同我認為是一個觀念的轉換,也許一開始不熟悉,但是除了試著摸索,g0v最多的就是一大票人好心腸熱的工程師,問他們就對了,因為他們也需要你。在過去大小松聽到的一些趣事一直都突顯設計扮演的重要角色

案例:某攻城獅努力地完成了一個系統卻無人問津,目的清楚功能完整又能有很大的幫助,但為什麼使用率不高呢?????一問之下,大家覺得太像詐騙網站了所以不敢用….(跪求設計師)
而在網站的使用上,除了畫面吸引人(小貓小狗理論)以外,使用性也是設計師可以幫大忙的地方,也就是使用者經驗,設計師往往擁有細微觀察力,雖然許多強大的工程師也可以做到,但是如果可以分工出去一同協作,就能夠讓專案更有效率的推出去、傳達出去。
沒做過的事情其實不用去怕他,反正總是有第一次,既然這邊有著高容許出錯的機會,和不試試看自己的能耐可以到哪裡呢?而我就是因為g0v而一腳跨進界面設計的人。

新手:
你為什麼喜歡這裡?你常常來嗎?

從第一次在華山黑客松之後,我幾乎每次大小松都報到,與其說我熱衷填坑,不如說我是喜歡這邊的文化、這邊的人,這邊的人不管是誰不管他厲不厲害,對彼此的專業都非常尊重,對所有的想法都會試著聆聽,很少遇到光說不練的人,解決問題彷彿是大家共同的技能。這邊有許多厲害的人,即使我不能理解該領域的厲害,我卻體會到只要是厲害的人不管在哪個領域,他的想法與態度是多麼成熟,而之所以厲害。
在來到這邊以前,我是悲觀的人,覺得台灣要沒希望了,直到遇見那麼一群人,才發現似乎什麼事情都沒做就悲觀只會更遺憾吧,而發現,我也可以做些什麼。
我是文青、我學設計但也可以從麻瓜變法師。

/
summits順利結束了,謝謝各位夥伴:)
總覺得可以開放設計新手繼續問我相關的問題,反正不管你透過啥管道都歡迎問問我的經驗兒
大家辛苦了

子姓網友 龍

說到設計如何開源協作這件事

給想要跨進g0v的設計師,一份關於設計開源協作的討論心得

說到設計如何開源協作這件事//

沒事在網上與g0v的夥伴聊天,就認真的開始討論到開源協作這件事情,記得上一次學妹私訊我說,他們(資訊領域的人們)資源都很佛心的共享,難怪進步的好快,我就開始認真想這件事情如何在設計上做實踐…畢竟不同領域所有的關卡不同,但如果做到了就是一大步吧

以下根據某次與g0v夥伴聊天討論的內容:

設計的銜接問題,在資訊領域也許可以有一定的規則讓工程師們協作

也就是接力蓋出房子

但是對於設計師來說,銜接的不止是技術、待蓋的東西

風格是一個難題,如果前一個設計師並沒有系統性的基礎

風格只有砍掉重練的份

我自己就常常在接坑的時候面臨砍掉重練的窘境

一來是前個風格根本不恰當

也有可能是設計程度的不同,設計師會面臨無法順利模仿風格的斷層

對工程師來說,可以就看不順眼或是壞掉的地方做修正優化

但在設計來說,看不順眼的東西把它改掉比較有可能是在於字型、圖像的比例

大多數的原創設計都是憑空長出來的

根據設計師的潔癖與創造欲望

不希望過度使用相同的模板,或是不小心踩到抄襲的線

程式也有所謂的 waterfall 開發流程,從規劃 -> 設計 -> 實作 -> 測試流程定死,這樣也是很難協做

設計可能也比較向這樣

後來大家找出比較流暢的協作流程,變成不斷重複 規劃 -> 實作 -> 檢討 這樣的過程

就比較適合協作了

心態上就是要習慣能高速的丟出半成品、甚至是一堆垃圾吧

就是我之前提到的接受不完美,其實對設計師來說

丟出生到一半的孩子是需要一點點恥力的(笑

算是打破「完稿」這個觀念甚至要打破「這是我的作品」的觀念

做 opensource 的心態//

心態比較像是問題已經存在,我只是幫個忙

而不是我發現這個問題之後提出屬於我的作法

所以算是一種從「發明」到「發現」的感覺,或是從創新到改進的過程

發明是我從頭到尾想出來的,所以有「作者」這個屬性

但是發現是那東西本來就存在,我只是剛好遇到他、或是把他實作出來

就沒有「作者」或是說作者是自然 (笑

想法很像煉金術師

都是現有存在的東西,煉金術師只是把知識與元素加以組合精煉

而我認為在這件事情如果是在設計上,則必須讓設計師多捨棄一些風格

焦點定位在“使用”、“功能”上

以下對話截取:

一個能長久維持的開放協作我覺得一定要有一個特性

讓每個人能路過,看到一個他不順眼的地方,修好之後離開

這樣的過程能重複數百萬次就成功了 

但另外一點是設計會難接是因為設計是發展多個方案,你要一群設計師一起做事,
會出現的就是每個人提出一個logo選出最好的

但是修正我認為是可能的

這邊卻又牽扯到美感問題,被修醜也是有風險(笑

我們寫 code 也不是每次都把別人東西弄好的阿(天天弄壞別人的東西

但是也不會怕阿,因為弄壞了就修好就好,自己修不好還有別人會修

可是code壞掉很明顯就是壞掉,你不能輕易的說,你的logo壞掉不能看我要改

那邏輯有點詭異

恩… 也許可說設計的東西很難「部分沿用」?

會變抄襲? (笑

對!如果前一個設計師沒有開放

你就是重做的份

授權應該還好

一進來就給我掛cc就對啦

哈哈這就要教育啦

連我都還在習慣cc這件事

不知道是不是圖這種東西很容易被拿去盈利,心裡覺得怪怪

但最近我也開始隨便扔了(笑

當夠多人願意掛 cc 的時候

「有這張圖」就很難成為一個營利的條件了

可能要開發新的營利模式… 

像是 open source 的商業模式也不是基於「我擁有這份程式」來運作的

因為有辦法靠別的東西運作,才有辦法讓人願意接受 open source 吧

其實我是覺得,你要用就去用,東西夠好大家會記得我這個人,而我這個人有能力去創造比上一份更棒的東西,我不管你在我後面撿什麼渣

反正我有鍊金術,練出來的東西你就隨便用吧

另一方面設計很難有商業模式運作,我還在想,因為設計基本上有點像定製服裝的感覺

open source 那邊基本上常見的就是授權、教育訓練、跟維護

授權可以做 dual license ,也就是商業使用要收費

維護就… 設計好像沒啥能維護的(笑

通常稱作改版,像可口可樂logo改版很多次那樣

為了迎合潮流而做的事情

=============
聊天可以聊出好東西
大家多聊天~!

fr0ntend-bridge 前端教學松

連兩個禮拜沒有上韓文課,雖然都在守備範圍內的文法,但還是很擔心跟不上,
愉快的與同學練習對話,要是當年我能以這個心態學英文有多好,
我始終反對考試主義,這樣的效率我在學習韓文與英文上獲得很大的驗證。

下午趕著去上g0v開的課,期待已久(推坑兇手之一的我)的前端網頁課,能免費學習真的是莫大的幸福啊…..而且我的助教是前端強者(感恩連連),

雖然連上兩種第二外語我快爆炸了,但還是帶著一種學習新知的興奮,之前看過一個工程師思維與設計師思維的差異圖,工程師是慢慢蓋一個東西有錯回去修正,設計師是同時有很多方案與想法,進而比較後刪掉而決定最好的方案。

今天也跟poga聊很多,其實這幾次跟不同的人接觸之後我覺得最有趣的是不同領域的思維,例如法律人怎麼想事情、工程師怎麼想事情、藝術家怎麼想,只要能夠是著丟掉自己的思維框框,很多領域你跨過去的門檻就不會長刺一樣煩,大部分是我們覺得麻煩不想去改變吧,就像我曾經在大一的時候自己想過研究網頁語言,不知是覺得無趣還是自學無門就這樣忘光了。今天聽到了居然是說程式語言是個工具,其實設計美學才是需要師傅領進門的東西,我對這樣的說法感到驚訝,畢竟工程師在社會上的薪資top的,相較與設計這個變成基層薪資的工作,我只能說隔行如隔山,大家都抱著美好的眼鏡看對方,

我自己倒是想了下,如果說程式語言是“工具”,那我覺得設計是“方法”,我總在想我過去學習的經驗如此複雜,說是畫出個商業設計的職能圖的話,課程包含了藝術美學、設計方法思維、3D動畫遊戲、網頁設計、包裝設計、商業平面設計、行銷廣告,突然驚奇地覺得設計是否本身就是一種思維而存在於各領域的角落,如果每個都學一點真的都不專精,但也許就是個跨領域整合的人才,坐在公車上想睡的我這麼想著這些事,等了半小時的公車為了想小睡一下結過沒睡著哈哈。

網頁前端語言一直是卡關很久的東西,希望自己這次好好堅持走完它啦……雖然我正在閉關,但我覺得愛學習新東西也是我的優點吧

寫到這已經晃神了,今天的收獲也許是多幾個韓文單字還有多幾個程式語法,最重要的是與這些人碰撞的火花,馬上就喜歡上g0v的環境也就是這邊吸引人吧,這個環境讓我短短幾個月升等很多。

下禮拜還有黑客松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