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努力練習接受自己,包含外貌

日常|努力練習接受自己,包含外貌

最近在老家裡發現了小鬱亂入,就帶回來看了

最近也買了幾本在講心理與憂鬱的書,雖然稱不上憂鬱症,但對於憂鬱症的瞭解讓我擔心自己被小鬱纏身,有狀況就會盡快解決、透過書寫與人交談或者哭泣來讓小鬱離我遠一點。大概是從研究所開始,我知道了「加油」不是一句可以隨口說的話,漸漸不再對他人說加油,也不對自己說加油,卻而代之的是叫自己或是朋友要休息,在這個資訊、人際關係快速膨脹的時空下,我們都太辛苦了吧?

自從開始寫論文,自從外婆過世之後,我變得越來越容易哭泣,感動的哭泣、傷心地哭、無奈地哭、沒來由的哭,如果有那種一分鐘掉淚的考驗,我絕對馬上合格,那段時間跟太多重要的人分分合合,開始要面對許多社會議題,好像此時才長大,但又因為沒長大所以處理不好所有的悲傷與思念,處理不好壓力與無盡的自我要求,一停下來休息就會焦慮,不休息卻疲憊不堪,所有的情緒都形成一個巨大的壓縮體,季節性一次次低潮。 Continue reading “日常|努力練習接受自己,包含外貌"

日常|去了一趟中永和

日常|去了一趟中永和

那一天,帶著緊張的心情早早離開正在兼差的公司,搭了很久的車到了中永和的印刷公司,平常的業務實在是很少要印刷,對於印刷的各種心虛與不熟練浮上心頭。
印刷公司老闆是個很多話的大叔,就這樣,六點見面講到九點才離開,講了很多印刷需要注意的知識之外,也講了很多做設計的事,離開時,不禁有種懷念之感,大概好多年我的身邊沒有像這樣專業的「長輩」給予指教了,大部份時候都是一個人去試去闖,身邊就算有年紀較大的人也是不同領域的朋友,依靠彼此的專業,但在設計上卻很少能有交流的機會,那一晚雖然敦敦教誨非常久,卻依然令人高興。 Continue reading “日常|去了一趟中永和"

日常|所謂步調和生活

我想我是幸運兒可以在這邊思考生活,是福星高照的孩子。

去了荷蘭一個禮拜多回到台灣,很累感冒之外,帶進入一種放空與空虛的感覺,積極感在飛機落地後一掃而空,也許是因為累了。

這一兩天行李收拾得差不多,成堆的設計展文宣和照片都還沒開始整理,奇怪的是不如之前去日本那樣興致勃勃,反倒是出門買了菜、把廚房跟家裡整理了一番,客廳工作室的燈換了,腦袋緩慢地處理著一件件代辦事項,各種案子,又想搬出台北了吧。

去歐洲之前早有耳聞歐洲的步調和生活,對庸庸碌碌的亞洲人來說已經是天堂,但實際上接觸過還是有點衝擊,當你經過家家戶戶佈置的溫暖的荷蘭人家,明明是平日的白天,會看到透著自然光的室內有人正安靜地閱讀或是用電腦,逛街會遇到結伴的老人一起挑選窗簾,太陽下山後滿街都是人坐在路邊喝酒聊天吃飯。那我們到底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該不會都在唸書吧?」

我記得德國朋友一臉驚訝地跟我聊著大學生活。

是有多少幸運和努力才能讓我過著現在還算愜意的生活,雖然有時候會讓自己不小心過勞,一但想到生邊各式各樣辛苦生活的朋友,就覺滿足,人生百百味,心中就是如此惆悵的回到了台灣。

設計筆記|設計人踩雷講座筆記

設計筆記|設計人踩雷講座筆記

某天在朋友的推薦下,我就去聽了一場關於設計師如何不踩雷的分享,因為內容有太多不可公開太明顯的資訊講者也說不要照相(我確實是沒有照相),所以是哪一場講者是誰我就不講明了,當作是我自己的綜合筆記吧!

過去我們做設計,要怎麼接到好案子都是在「好作品」>「好題目」>「(知道好作品)好客戶」三者之間做良好的循環。這次講者分享的是他過去在各種案子中所遇到的不同的地雷,我覺得很棒的是他針對了各種地雷做管理分析。以前我們設計人之間,講到這類的事情就是慘痛經驗大家一起大腸花舒壓就好了,大多是互舔傷口也沒有個比較好的分析建議,所以後輩們也是肉身擋子彈再來找前輩療傷,這次有前輩願意系統化的分析如何掃雷,完全值得一聽(拜) Continue reading “設計筆記|設計人踩雷講座筆記"

碎唸|十幾年沒去的阿里山

碎唸|十幾年沒去的阿里山

禮拜一全世界都在抓神獸,我在阿里山上,意外的道館很多但距離很長,為了一隻急凍鳥,我跟我妹從姊妹潭翻山前往神木區,孵出了一隻阿里山小山豬、鴨嘴寶寶,最終兩個人打不過急凍鳥就拔了幾根羽毛回家。

不過這不是我想講的重點,斷斷續續,從長大之後就很少在國內旅遊,大概是中國遊客不來了,今年提起了國內旅遊的興致。春天去了一趟太魯閣、夏天想過再去一次好久沒去的阿里山好了,真的走一趟更加確信自己對於國內旅遊之所以不太有興致,甚至如此顯而易見觀光問題作為一個遊客看了都心寒…心寒的是因為這是我們台灣啊(我當然希望他好) Continue reading “碎唸|十幾年沒去的阿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