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寫在心裡的曾經

日常|寫在心裡的曾經

「想想說人生無悔,都是賭氣的話。人生若無悔,那該多無趣啊。葉先生,說句真心話,我心裡有過你。我把這話告訴你也沒什麼。喜歡人不犯法,可我也只能到喜歡為止了。 這些話我沒對誰說過,今晚見了你,不知道為什麼就都說出來了。就讓你我的恩怨像盤棋一樣,保留在那兒。你多保重。」

一代宗師

不知怎麼的,在一個假日雷雨輕落的午後,靜靜的時光裡想起了一代宗師的經典台詞,也許是最近有些令人難過的新聞,也許是我們的生命中又失去了什麼,那些感傷不都來自想緊緊抓住的失落,說不難過都是騙人但長大至今,也明白了人生在世,必定會伴隨著後悔與失去,在那些心底的遺憾,曾經放進心裡的人離開之後,留下的是一個個「曾經」。我曾經喜歡你,我曾經怨過你、我曾經到過那個雪白的北國、我曾經就這樣背對著哭泣、我曾經幹過中二病發的黑歷史,種種的曾經構築出今日的我,一個個細數的刻苦銘心也是一種屬於自己的味道。 繼續閱讀 “日常|寫在心裡的曾經"

留言|就在我意識到了舒適

留言|就在我意識到了舒適

這段時間,因為打電動的關係認識了很多不同的朋友,而那些朋友起初也是因為打電動而在一起,讓我忘記自己已經踏出了同溫層。當時為了能跟這些不熟的網友打成一片,我的推特已經被我改到剩下遊戲相關的資訊,只有偶爾轉推一些社會議題的東西,我曾經在公投的時候針對同志的議題發表過聲明,我說:「要是我知道你是反對婚姻平權的人,我也是跟你玩不下去啦!」

那是我第一次對同溫層之外喊話。

這段休息的時間,我好像體驗了一場「消極理性中立」的日子,說實在話很舒適,那些沈重的社會議題、會讓我悲傷的事情都不管了,我在我的舒適圈裡專心玩遊戲,真的很輕鬆,你不用再跟人爭論罷工的正當性,你不在意誰誰誰買了頂新的產品、誰支持了哪個垃圾政客,那些政治不正確的言論你忍受著、你不在意,你試著當空氣把所有的事情都淡化,你覺得政治歸政治、玩遊戲就玩遊戲,在這個圈圈裡我們不要說太多。其實我心裡一直清楚的知道同溫層之外是什麼樣的地方,而我,而我恰恰也是一個溫良恭儉讓、該死的好人,那些猶豫在嘴邊的言論我後來都沒有說,卻為此悶了許久。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我想起沈默的代價,我想著旁觀的冷漠。我想著…那些曾經願意跟我討論議題的朋友,當時是什麼心情呢?正因為覺得是重要的朋友所以願意討論吧,如果我跨過那道「輕鬆」的界線,之後大家還能開心的玩遊戲嗎?那個為了理念勇敢舉著大旗的我,現在在哪裡?我此刻感到一陣悲傷,我好像就是那個冷漠的人,看著下一個犧牲者誕生

曾經,是玫瑰色的我啊

我想知道我的靈魂,是否還留著那點分一塊蛋糕給他人的火種。

2019.02.20 給自己

 

日常|大人暑假的尾巴

日常|大人暑假的尾巴

這篇是寫給工作狂的你我他

最近有聯絡的朋友問起了近況,我都會說:「在放暑假」,自從上了研究所就沒有放過暑假,今年我決定放假。我印象深刻之前看過自己很喜歡的設計師stefan sagmeister的演講,他說他們公司會在幾年的工作後選擇一年完全不工作、不接受任何的打擾去休假,他認為與其把退休想成幾歲以後的事,不如把他打散到你的人生之中,藉由好好的休息去累積創作能量。

他講是這樣講,我也很認同,但要做到這件事還是很難,首先你必須衣食無缺、再來就是要克服心理障礙,我從來沒想過放暑假是需要「勇氣」,大家都想放假,就算你在公司體制內有著固定的特休,仍然有著多數的人「不敢請假」,原因都是因為對於「未來的擔憂」。我這次請了特休,主管會不會覺得我不上進?我請假了同事會不會就會被拖累?我把這個案子推掉了,下次客戶還會找我嗎? 繼續閱讀 “日常|大人暑假的尾巴"

日常|也許,我不會好了

日常|也許,我不會好了

「我要把這些海與天拍回家,當成桌布」

我蹲坐在吉貝的沙灘上,陽光很大,我蜷縮在我草帽的陰影下像一隻貓,清涼的海浪一陣陣的衝著我的腳,任憑思緒放空,這是我這幾天不知道第幾次看著澎湖的海放空。雖然是在台北長大,但我好像始終不太適應天龍國,看著海總會想,這裡網路訊號這麼好為什麼我要住在台北呢?

以前只要回到父母的故鄉,心情總會放鬆了起來,飛機都還沒落地的那一刻,剛好我從窗外看到了退潮的澎湖沙灘,不可思議的藍讓我忘記了我前一天正在情緒泥沼中出不來。 繼續閱讀 “日常|也許,我不會好了"

日常|努力練習接受自己,包含外貌

日常|努力練習接受自己,包含外貌

最近在老家裡發現了小鬱亂入,就帶回來看了

最近也買了幾本在講心理與憂鬱的書,雖然稱不上憂鬱症,但對於憂鬱症的瞭解讓我擔心自己被小鬱纏身,有狀況就會盡快解決、透過書寫與人交談或者哭泣來讓小鬱離我遠一點。大概是從研究所開始,我知道了「加油」不是一句可以隨口說的話,漸漸不再對他人說加油,也不對自己說加油,卻而代之的是叫自己或是朋友要休息,在這個資訊、人際關係快速膨脹的時空下,我們都太辛苦了吧?

自從開始寫論文,自從外婆過世之後,我變得越來越容易哭泣,感動的哭泣、傷心地哭、無奈地哭、沒來由的哭,如果有那種一分鐘掉淚的考驗,我絕對馬上合格,那段時間跟太多重要的人分分合合,開始要面對許多社會議題,好像此時才長大,但又因為沒長大所以處理不好所有的悲傷與思念,處理不好壓力與無盡的自我要求,一停下來休息就會焦慮,不休息卻疲憊不堪,所有的情緒都形成一個巨大的壓縮體,季節性一次次低潮。 繼續閱讀 “日常|努力練習接受自己,包含外貌"

日常|所謂步調和生活

我想我是幸運兒可以在這邊思考生活,是福星高照的孩子。

去了荷蘭一個禮拜多回到台灣,很累感冒之外,帶進入一種放空與空虛的感覺,積極感在飛機落地後一掃而空,也許是因為累了。

這一兩天行李收拾得差不多,成堆的設計展文宣和照片都還沒開始整理,奇怪的是不如之前去日本那樣興致勃勃,反倒是出門買了菜、把廚房跟家裡整理了一番,客廳工作室的燈換了,腦袋緩慢地處理著一件件代辦事項,各種案子,又想搬出台北了吧。

去歐洲之前早有耳聞歐洲的步調和生活,對庸庸碌碌的亞洲人來說已經是天堂,但實際上接觸過還是有點衝擊,當你經過家家戶戶佈置的溫暖的荷蘭人家,明明是平日的白天,會看到透著自然光的室內有人正安靜地閱讀或是用電腦,逛街會遇到結伴的老人一起挑選窗簾,太陽下山後滿街都是人坐在路邊喝酒聊天吃飯。那我們到底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該不會都在唸書吧?」

我記得德國朋友一臉驚訝地跟我聊著大學生活。

是有多少幸運和努力才能讓我過著現在還算愜意的生活,雖然有時候會讓自己不小心過勞,一但想到生邊各式各樣辛苦生活的朋友,就覺滿足,人生百百味,心中就是如此惆悵的回到了台灣。

日常|我們可以表現多少脆弱

在成長的過程中,如果你對於自己的未來有那麼一點想法、你有想做的事情,鞭策自己前進與挫折必然是一路上會一直遇到的事情,然而我們有多少脆弱可以被登上舞台,我們有多少時日可以喘息可以逃避?

近年有許多這類的日劇反應出年輕一世代的各種生活壓力,我們可不可以逃跑?三個月不工作可不可恥?有車有房就是溫拿?然而多屬受亞洲教育體系下的人,成長過程中必定會被鞭策著要「努力」、「打拼」、「賺大錢」,而個個成為工作機器忘記了生活,賺夠錢等退休來好好享受這種觀念似乎也隨著各種經濟體系與社會福利體制的崩塌,漸漸變得不是那麼可以保證的事情

繼續閱讀 “日常|我們可以表現多少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