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在我成為了遊戲患者

「你是遊戲宅女嗎?」曾經有人這樣問我。

圖片是我最近很喜歡的Dota英雄:Dark Willow,我喜歡操控他的時候聽她古靈精怪的英國腔講一些酸言酸語,前陣子才知道有些英雄角色操控起來順不順手會跟你這個人的思考邏輯、或是人格想法有極大的關係,這件事讓我瞬間覺得玩這個遊戲超級有趣的!一邊玩ㄧ邊有頗析自己的感覺。

昨天下午跟室友看了一場Dota世界賽(雖然我看到睡著XD),晚上躺在沙發上看一級玩家的小說,津津有味,一級玩家說不上是劇情有多厲害的作品,中規中矩但過程卻一點都不馬虎的呈現一個世代的娛樂文化與一群逃離現實的冒險。我是極度喜歡玩遊戲的人,隨著年紀的增長變得更加劇烈,我想也許是小時候被壓抑的反彈,在擁有買得起主機的能力與自由之後漸漸地想要填滿兒時無法玩遊戲的空洞,我常常跟室友聊遊戲,他是遊戲專家,打開steam遊戲可以跟一個女孩的衣櫃有得比,常常聽他說以前是如何如何玩魔獸玩到天荒地老、星海爭霸等等,或是各種遊戲設計的故事、遊戲產業的各種分析,然而此時的我再去玩魔獸已經錯過的那一個時代有的共同經驗,就像我從沒有看完過灌籃高手與獵人,小時候總是無法跟上同學的話題,回頭一樣樣補起來是長大的我正在做的事。

我一天有時間的話會玩三款手遊,更有時間會打一場Dota2,想躺在沙發上的時候會拿起switch、出門會打開Pokemon Go,我有一個line群組專門跟公會的網友聊天,喜歡的遊戲我甚至會為了不同平台買兩遍(我現在就在等著Hollow Knight在switch上面的發售),有一陣子玩遊戲是我進入工作flow的「儀式」,我會先打一場Dota2之後進入工作,這讓我更加專注,玩薩爾達的時候也是,遊戲是穿插在我工作與工作之間的,如果沒有遊戲我想…我工作效率會下降吧,這是一件違反大眾工作常理的行為,但對我來說卻十分受用,那短暫的時間前往虛擬世界,往往能為我解放來自現實世界的壓迫。

我是個很厭世的人,我雖然結婚了但是暫時不想要小孩,說不上原因但就是覺得對世界與人類失望,然而年初沈迷薩爾達的時候突然出現一絲想要小孩的念頭,我想起了我小時候,我看著我爸玩「薩爾達傳說-時之笛」的光景,雖然我不喜歡這個世界,但能夠跟薩爾達這款遊戲一起長大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如果我有小孩我一定要跟他一起玩,這樣的念頭一閃而過也讓我很驚訝。

有時候也會想像如果我的小孩沈迷遊戲怎麼辦,如果他跟我說「媽,我想當電競選手怎麼辦?」,第一件事就是「打贏你媽」再來就是「打贏你爸」(笑)。之前看到表哥的小孩在手機上玩Minecraft ,我媽一直想阻止他,但當下的我好想加入他,我好想知道從一個幼稚園的小孩眼中,Minecraft 是什麼樣、怎麼玩,我想知道小朋友探索虛擬世界的樂趣是否跟我一樣,或是那樣純粹的好奇與體驗。

我從來不覺得遊戲有害,在對一款好遊戲深入頗析之後往往都會發現各種值得學習與欣賞的價值,甚至是剖析出對現實社會一種反應的線索,為什麼要玩、為什麼喜歡玩?像我室友說他玩Dota的時候都是在操控對面隊伍的情緒而不是純粹的操作技巧,這種玩法是我想都沒想過的!(當然也很高段),有些朋友玩遊戲是為了社交、為了培養感情,為了體驗等等等。

最近看到的遊戲好文:

游戏策划:为什么我的儿子不沉迷游戏?

[方舟評遊戲] Sdorica-一款因雷亞轉型而犧牲的好作品系列(共五篇)

我的書桌在白天的時候看起來是個有風格的設計師工作桌,晚上則是網咖,講這麼多當然是想跟大家一起玩遊戲呀~或是你有男朋友、女朋友太愛打電動的問題也可以諮詢我(這是個萬年熱門議題)。歡迎加我的steam\switch\或各種遊戲的好友ヽ(●´∀`●)ノ

 

最近的文章都在寫遊戲哈哈,等我寫夠了就會寫些比較設計實務的東西吧XD


訂閱子龍的文章

作為實驗性質想跟大家互動的一種方式,如果你對我的文章、新消息有興趣、受不了臉書的演算法讓你無法好好追蹤文章的話,歡迎訂閱讓我直送到府:)

前往訂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