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唸|那些勞基法與我

「你要不要簽時代力量的公投連署?不過你現在是資方了這些好像沒什麼差吼」

雖然我是說我要研究一下下(但已經過了XD),但說是身為資方我自己是沒什麼感覺,畢竟自己接案就是自己勞役自己的資方與勞方結合體,會說現在的勞基法對我沒差一方面我的雇主是自己、一方面也是因為當前修法是對資方有好處的,但我卻無法感到一絲喜悅,大概我就是無法換了位置就換腦袋的人吧,你要怎麼保證「你這輩子都是個資方」。我是悲觀消極的,如果有一天你的工廠燒了、公司經營不善收了,為了生活是不是還是要回去當了方呢?正是因為有太多自私的資方所以才會有勞基法誕生不是嗎?最近週末無事的時候,我躺在床上突然感嘆「啊…有週休二日真好,小時候好像週六還要上半天課…」,當時應該也是很多老闆哀哀叫吧,覺得慶幸的自己躺在床上想著,能好好睡上一覺或是出去走走陪家人何其幸福啊…

「我也不是不能理解資方啦,有時候就會覺得沒做好加班是自己的自我管理問題」他說道,與友人吃飯又聊起了這件事情,當然勞工百百種,雇到了不是心目中的人才當然會很不悅,但回到邏輯上,雇不到好的人也不代表就要去把此人榨得一乾二凈,榨出大家最愛的CP值。資方本來就是講話比較有聲量的人,我們為什麼要給手中有權力的人再多一把刀?不是預設所有的資方=壞人,而是當一千個資方裡出了一個混蛋的時候,我們的法律是不是能保障到他底下的幾十個家庭?

「你有想過,準時下班是人權嗎」,好久好久以前你對我說過的話我仍然謹記在心,告誡自己要休息成了每天的工作。對於設計界的熬夜習慣不嚮往,逼不得已的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有人嚮往藉由爆肝來取得那一絲絲的成就感?我一直在思考。

「還是華人比較努力工作」,記得我聽長輩這樣說過,華人確實也是很致力於賺錢,開店開很晚、投資房地產,也許是優點也許是缺點,就看那是不是你所嚮往的吧,前陣子看了很多原住民的故事非常有共鳴,只取用需要的,剩餘的都屬於山林我想這是我的生活態度,大多時候我只想做到我需要的,對待環境開發對待生活都是如此,我總想著不是華人比較努力生活,是華人社會根本不太清楚誕生來到這個世上為的是什麼?為一個歷史定位?為了打扮的美若天仙?為了賺大錢(然後呢?)。我們孤身一人來到世上,能走到現在活著很多都是借來的,跟家人朋友借來的互相幫助、跟前輩與社會借來的知識、用知識與專業換取生活、跟這個地球借來的資源,也許我們還不了,那就分給下一個人、分給需要的動物、還給土地,畢竟死亡來臨之時我們什麼也帶不走。

我不期待總統心中最軟的那塊是什麼,我希望自己的心永遠是柔軟的能夠去思考與感同身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