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去了一趟中永和

那一天,帶著緊張的心情早早離開正在兼差的公司,搭了很久的車到了中永和的印刷公司,平常的業務實在是很少要印刷,對於印刷的各種心虛與不熟練浮上心頭。
印刷公司老闆是個很多話的大叔,就這樣,六點見面講到九點才離開,講了很多印刷需要注意的知識之外,也講了很多做設計的事,離開時,不禁有種懷念之感,大概好多年我的身邊沒有像這樣專業的「長輩」給予指教了,大部份時候都是一個人去試去闖,身邊就算有年紀較大的人也是不同領域的朋友,依靠彼此的專業,但在設計上卻很少能有交流的機會,那一晚雖然敦敦教誨非常久,卻依然令人高興。

我問他「我常常覺得自己因為跨領域、不務正業的關係,看著專注於平面設計的設計師們,總有著無比大的自卑」,那種自卑感是從我高中時就有感覺,高中的時候除了課業,我參加了各種社團,也在很突然之間決定要唸設計,突然之間開始了通車到中永和補術科的日子,我對中永和的記憶,有一部分總是疲憊、虛心與緊張,每一次來這裡都是要學東西。普通高中的我連素描都不會畫,畫室裡當然有很多美術班的高手,那一年躲在畫室偷哭的記憶仍然非常鮮明,走在中永和的路上我都會想起這些。

老闆說:「我覺得不用自卑,像你有平面設計的專業,是不是在做網頁的時候有著排版上的優勢?是不是在比例編排上更熟練?我覺得這些就像是練武之人在蹲馬步,不要放掉他,只要是在設計的範疇內都可以去試,不用樣樣專精,也不要忘記你最擅長的平面設計」,聽著聽著,蹲馬步這個比喻彷彿好久以前也有某個長輩跟我說過,平面設計確實像練武,基本功扎的深,作品自然穩重堅定,跨領域發展自然尚有餘力,雖然蹲馬步的確像極了上個世代的長輩會用的比喻,但卻貼切無比。

後來考上大學,我的素描還是很爛、不會畫水彩又在系館樓上哭(我真的很愛哭),但長大之後也才知道做設計不需要太過擅長這些。到中永和的路總是很遠、要搭很久的車,2017年末去一趟,卻又有種回到2007那一年的青澀的感覺,那一年的我帶著畫袋,應該想不到這一年的我已經獨立接案了,這裡的路一樣又小條又蜿蜒,永遠搞不清楚方向,機車一樣的多街道一樣的亂。

「好想趕快長大」的心情還是一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