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看待設計,我們需要更好的討論

今天是台灣討論設計最用力的一年(網友戲稱設計元年),伴隨著世界設計之都這個讓人疑惑的頭銜之餘,不管是設計人、非設計人在這段時間對於各種議題都卯足了勁討論。討論是好事但這幾次的事件以來,我發現大部分的人並沒有真的好好討論設計,多的是批判、潑冷水,這不僅對於議題本身沒有幫助,更是給試著改變社會的設計師們傷害,怎麼一瞬間大家開始關心起這些事了呢?更慘的是怎麼順便多了這麼多設計專家?(這種鞭笞法已經超英趕美)

不管在哪個領域、哪個議題,我觀察到台灣人還是沒有辦法用好的方式進行溝通,民主社會需要好的對話,設計亦是,在郵票事件的多數批評聲浪中,我觀察到多數人都是以潑冷水當起手式,附加上許多情緒性字眼,冷嘲熱諷之下其實什麼問題都沒解決,反而製造了一堆需要溝通的問題,我想大家都討厭名嘴,但卻不知不覺地扮演起了名嘴。更有趣的是過去對身邊諸多設計不良的事情無知無覺的人,突然就對一張郵票有了諸多意見,對我來說如果這現象可以延續到生活個角落,大家不如針對台灣的種種現況也做做激辯,台灣應該會突飛猛進吧。

聶永真的聶味,缺乏想像的台灣

聶永真有股聶味,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今天在臉書上看到時不禁會心一笑,我相信熟悉設計圈的人都很清楚聶永真的設計風格是如何如何,風格這種東西自然會有人喜歡有人討厭,撇除掉風格,今天設計想要做什麼更是重要的,我記得當初一開始看到這個郵票的時候有點驚訝,其中一個就是跟我印象中的聶味有落差(笑),但還不賴,還不賴的點不是他有多精緻多美麗到可以供在台灣設計館裡典藏,而是讓你眼睛一亮:原來總統就職紀念郵票可以做成這樣啊!!就像是萌化的小英可以在niconico上面有卡漫化的MV,完全是讓日本人大開眼界的史無前例,而那麼剛好它發生在台灣卻是如此自然、可貴。
我們都明白過去要讓政府、公部門去接受一個嶄新的概念是需要花力氣與時間的,要做輕鬆的事情大家都會,我相信人們排排站照張美圖後面加國旗,概念都不用想是絕對輕鬆的事情,但這一張郵票就會永遠淡忘在時間的洪流中,因為他中規中矩是個既定規則中的“國家元首”,記得這組郵票的設計概念嗎(節錄自彭星凱):

1. 打開「郵票設計」的可能性。2. 拒絕將總統偶像化。3. 吸引尚未有投票權的年輕族群意識到政治。單就這幾點,即使我第一印象並不喜歡(是,我也認為郵票有不足之處),但「企圖」已大大高過「形式」。成就這個概念的不只是設計師,更需要多方協調,而最重要的就是小英團隊的接受度,而後誕生之不容易。

我對於聶永真的作品並沒有特別的喜歡或討厭,但我非常欣賞他在各界開拓、打破框架的行為,為台灣的設計創造各種可能性,他可能不是做得最好,但重點是他做了,他提出了這個選項而後有更多設計師也好、一般大眾也好才能從一次次的激盪中多一點對事物的想像力。
台灣人很缺發想像力,對職業的想像力、對設計的想像力、對人生、對夢想的想像,就連找設計師的時候只想到聶永真,也是一種缺乏想像力。

嚴肅的政治、勇敢的設計

願意跟政治人物打交道的設計師,不是缺錢就是勇敢,當所有事情在台灣扯上政治就會變得很複雜,連朋友都可以翻臉不認人,但政治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中,你無法絕緣。今天你為國民黨做了設計,就會有一群反對國民黨的人跳出來說你的東西很醜沒格調,揪竟是國民黨沒格調、你自己沒格調還是民眾沒格調已經都不重要了,因為在政治的出發點已經完全不一樣了。而設計師就要承受更多來自各方的無妄之災,所以我才會說那是一種勇敢,因為此時他已經不只是在做設計了。我們期望有一天政府出品的東西不再是最糟糕的東西,但這個願望總是要有人願意深入體制內做改變與衝撞。

台灣對設計師並不友善,但如果我們還有一天希望環境會變好,教育大眾、衝破體制就是我們這一代設計師的責任,我們可以閉門造車,也可以都不管外面的世界怎麼樣,但如果大家都不管,這座島嶼永遠都不會往好的方向前進,案子也永遠都是這麼爛,這時候我總會想起小子設計師在演講上說過的話:環境很差,就要大家團結起來他才會更好(忘記原本說啥,大意如此)。

誰有發聲權?

這次事件中我觀察到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有許多設計人會義憤填膺的反擊:你東西做這麼醜還敢在那邊批評。
我們不否認,一個人的作品反映他的實力與美感能力,但是否就等於他無法對其他作品發聲?難道在這次的事件中,只有知名設計師、教授才能發表看法嗎?就我看到某位畫面做得不夠好的人的批評中,的確有許多值得思考的點,而不是說他講的都是廢話、沒參考價值,在我心中設計是一個跟社會有巨大關聯的專業,因為他的平易近人所以一般人更容易說出看法,先不說批評的人用什麼方式,也許設計人可以不要這麼因作品而廢言,先用對方作品爛就把他的嘴塞住了,這種態度就像丟下一句「你不懂啦!」後拍拍屁股走人一樣不負責任,畢竟我們的設計師要做給一般人用的、看的,他麼偶爾聽聽各種意見我相信也不是壞事。另一方面來看,是不是書讀得多、學歷高,是老師、教授他的言論就變得極度重要?我想這之間都沒有一定的關係。

對於提意見者,提出你的建議、而不是先否定一切,先以自己的喜好進而否定一切,是溝通失敗的開始,那就是單方面的發表喜惡,對解決問題無益。我們需要更多有實質意義的討論,即便沒有絕對的理性,但我們可以練習客觀。關於設計專業的事情,都已經講很多了。
還是要再提醒大家,臉書、社群媒體不僅僅篩選了你的政治傾向,更把專業認知的同溫層聚在一起了,只看一種聲音對我們來說都是危險的。

評論很容易,做事很難,我們一起做些什麼事吧。

補充文章
聶在郵票的設計引起諸多討論,很多黑特。
https://www.facebook.com/vince.shao/posts/1055693334488128

聶永真設計的總統郵票反思:請台灣大眾還給設計師專業空間

http://womany.net/read/article/10508

對「碎念|看待設計,我們需要更好的討論」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