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習慣把問題想大一點的設計


圖片:http://nosigner.com/

週末的睡前,刷臉書刷到Shopping Design X 設計發浪Designsurfing的分享,深深擊中我的心,以下節錄自設計發浪Designsurfing臉書

而太刀川在專訪裡說了一句我很認同的話:「我只是習慣性把問題想大一點。」在專訪過各式各樣日本的創意工作者,不管是企業老闆或是設計師,很多人著眼的都不只是「眼前」的作品有要多美,更將著眼點放大到作品與「社會」、甚至連結至整個國家的關係,或許你會想說,「我只是一個設計師,為了生活已經用盡全力,根本無暇顧及社會」,但其實這是一種意識,當台灣每個不同設計產業的設計師,在思考設計時總能思考自己的作品與台灣有何關連,不管你在什麼產業做的設計將會慢慢如江河匯聚成海,屬於「台灣」的美學意識也將自然形成。那股美學力量將無堅不摧,撼動人心,給予人們生活更多美好未來。

雖然我不是什麼成熟、大咖的設計師,卻一直以來對社會x設計師的關係感到興趣,社會跟設計師的距離在台灣彷彿很遠很遠,為有商業行為與客戶上門的時候才牽起彼此的手嗎?

零距離的設計

去年前往東京設計師週最令我有感的是日本設計與社會、民眾的關係是如此親近的,我可以在會場看到有給兒童體驗設計的區域,有低門檻實驗性的攤位,彷彿這是歡迎所有的人好好認識設計的地方,當然就不用提落實在生活中的各種細節。
在台灣,前陣子有個很火紅的名稱:社會設計。聽起來就是專門為設計而做、為了解決社會問題的設計,然而我認為這件事情不是一個專門的職稱,而是應該落實在每個領域的設計師心中,當我們做設計的時候「習慣性把問題想大一點。」,是不是就能有一絲絲的變化?而非丟給一個掛著社會設計師頭銜的人去做這件事。我知道在台灣,要實踐社會設計是一件困難的事,畢竟要是公部門、上頭的主事者沒有意願參與,再多的設計點子都也只是夢想,單如果有一天,這個機會來了,你的心中還有沒有「習慣性把問題想大一點。」

比起有些設計師非常專精於做某一些事,我可謂非常的不專情,常常會遇到說:這些事應該交給資訊設計師、這是UX的領域等等等,我卻對此沒有分得那麼開,我覺得與其去說哪些是應該誰來做,不如多問問自己能不能做什麼吧?(背景樂:try everything~),這件事情並不是藐視專業,而是在設計這麼廣泛的產業中,我覺得各式各樣的設計因應科技而生,而設計的價值、能力是否也可能由設計師融會貫通創造呢?

就像平面設計師能不能是社會設計師?服務設計師呢?

眼下的美

除了現在工作上做網站介面設計,之前一直在學習的是平面設計,兩者之間有一些微妙的差異就是設計師的個人特色削弱了很多,但這並不影響一個好的設計誕生,我記得在小林章的演講中有件事情很感動我,也很激勵我這個平面設計做不好的傢伙。「我們今天所做的這套字型,也許無法在第一時間給使用者煥然一新、活動經驗的印象,然而卻是一個長久使用下來會感到舒服、耐看的字型」,設計師那樣謙遜的隱身於表面之下,為的是長遠的使用與整體性的協調,就像一個默默的園丁在此刻種下未來五十年的大樹,也許那位設計師沒有被記住響亮的名字,但漸漸的會有一座美麗花園包圍著我們的土地、社會。

創意往往是設計的靈魂,通常都希望保密,但他卻以opensource的思考,企圖塑造另一種面向的設計方式。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opensource這樣的被介紹在一個設計師的專欄中,設計的opensource到底是有著什麼樣的想像,希望我可以漸漸找到他,並回饋社會。那些被我耽擱好久的坑,是否有空要把他們填一填呢~

 

補充:
NOSIGNER
太刀川的工作室官網,裡面有很多超精彩的設計案例
設計發浪全文
詳細刊載於shopping design 一月號
CfC:日本社會設計先驅太刀川英輔給下一世代設計師的10個備忘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