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考試,制度,藝術的大學術科聯招

我是高師大視覺設計系第二屆畢業校友,對於此事有感。

事件資料: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431402923736235.1073741878.371420839734444&type=3


這幾天演得轟轟烈烈,本來還在搞福祿猴的我不得不關心一下母校在搞什麼名堂,身為校友被罵一半了還是有點感覺(雖然畢業的時候就差不多要把畢業證書給扔了),接下來要說的是一個大環境的問題,也是畢業多年腦袋有長進才想到的。

事件的問題已經很清楚了,所以就來聊一下相關的事情吧,也歡迎有想法的人跟我討論。

考試制度

我很討厭考試制度,不管哪個領域,從小學到研究所到國家考試,考試好像充斥著華人社會的每個領域、階級一樣,考試的優點就是快速、省事的讓人可以初階的把人們分門別類,但又不是那麼全面、精確。所有志願裡有藝術學門的學生也逃不了術科考試,但在我看來術科考試更是荒謬,尤其這次「規定使用媒材」更是八股到了天邊,這在創意、設計訓練中根本就是一個假平等,更是很大聲的告訴千萬學子:我們超在乎工具的喔!

然而實踐藝術創作的過程中,工具根本是最不重要的一環,以古以來工具千變萬化,評審老師該看的是內容而不是去在意能不能用什麼筆,除非有什麼超智慧筆幫考生畫完了才有問題吧。這樣的制度是有權威有影響的,就如同微調課綱,他限制了藝術學門的學生採取的技法,以設計系來說,說實話你會不會畫畫也沒那麼重要了

重要的是你腦袋裡有沒有東西,考試最怕的還不是考出一堆考試機器。我真的覺得術科考試能代表的太少。我去補個半年術科也莫名考超高分的,美術班的同學要不要哭一下這個考試到底在考什麼

護誰的航?平等?

某段新聞看到某補習班老師說:自己的學生都是一般普通生,都有慣用工具,沒辦法像美術班學生接受專業訓練,若無法使用慣用媒材考試,表現就會受影響。奉勸考生,這家補習班你來是別去了吧,從頭到尾都還在工具論的迴圈裡嚷嚷,有想法的學生不應該被限制。而且你怎麼不提一下最嚴重的紙張問題

一般生也根本不需要去護航、不需要去在意平等,一旦你報名了考試你就要自己努力去補齊你的不足,而不是拿自己的不足喊可憐,用工具論把美術班學生壓下來的公平思維,根本是踐踏藝術專業的第一步,好像你去跟客戶比稿提案的時候對方說喔喔因為領一間公司軟體不足,我們規定這次比稿一律使用小畫家喔(WHAT?

我是一般高中生,而且我很玻璃心,我是補習班出來的,確實那半年我就只學會幾種技法,但術科分數也很高分的考上學校,事實的不足還是一直存在,我大一就很玻璃心的因為不會畫水彩難過很久(到現在還是亂畫),那怎麼辦?學啊!自己練習、巴著同學問。

而既然你要對工具冠上平等之詞

那為什麼發下來的紙張會不一樣…
那為什麼發下來的紙張會不一樣…
那為什麼發下來的紙張會不一樣…

這跟發的考卷是不一樣的一般嚴重

高師大?

我是一般高中生,對設計、藝術學系研究沒有很多,但還是懷著夢想亂七八糟的就進了高師大視覺設計系,對我來說母校沒有很深的感情,畢竟有些東西也在畢業前破滅光了(?

但我還是非常感謝高師視設的一些好老師,他們很認真也很厲害,我的設計啟蒙就是從他們開始,只是他們比較弱勢又比較小聲,所以也是受害者….只要有制度、有傳統框架的地方就有他的缺陷,我想不管哪個學校都有他的黑暗面,我就在這樣矛盾的學校裡長大了,一方面也是因為看見問題、不安於室所以知道更多在教育體系下的荒謬,我想上面這段文字套到別的學校也會有同學跟著點頭…

這次的術科考試我深信是眾多學界黑暗事件的某一樁而已,這個龐大的教育體系已經靜靜的僵化很久,有些地方也爛掉了,在設計技法之外,有些時候學校教你的還有社會的黑暗,年紀小的時候不懂、或是礙於“老師”所以不出聲,現在看到這些事也覺得真的是有些人你放著不管,他還是會自己翻船啊…(菸

網友:「同學們,除非你無法報到其他學校去,否則,強烈建議你們不要去報高師大,在他們的淫威、傲慢及不專業態度之下,你是學不到東西的,你能學會的只有那些與社會集體意識相違背的知識」

關於這個啊,一半一半吧,出淤泥不染現在搞社運的高師大人倒是不少,設計該有的專業、知識也是有學到的啦,但人家當年就是成績差、沒錢唸私立blablabla啊(玻璃心碎)

我最討厭的就是高師大的門禁(純碎念

以上是比較無關事件的碎念,以下是想跟抗議的人說的:

1.身為高師大校友,對於此事我強烈地感到不滿,在主辦給一個清楚、透明的交代前,我不會為學校護航,希望藉此事讓術科考試有更好的修正。

2.譴責的對象請大家搞清楚,一個人做錯事並不代表全系的老師、學生都是白痴,高師視設系還是有很優秀的老師,很努力的學生,我們也是名譽受損的受害者啊,請不要一昧亂攻擊

3.如果你是高師的校友,美術系、視設系都好,請讓我們一同嚴厲監督此事。


 

對於很多已經氣瘋了同學我還想補充的是,現在不是比學校、指稱誰不會畫圖的問題,如果戰到變成在戰學校根本沒有意義,焦點是在主辦、制度而非某一個群體。

對「碎念|考試,制度,藝術的大學術科聯招」的一則回應

  1. 小弟今年高師視設大四,發表一些看法

    首先如果主辦方有錯,我們一定站在第一陣線反駁。
    從這件事情一爆發我們學生的反應就知道了,強烈譴責和不滿
    後來方向轉到攻擊學校的時候,其實也知道難免,畢竟主辦校甚至主辦籌備等等都和高師大脫不了關係

    是的,我們確實該深刻反省改進(連帶關係嘛雖然甚麼也不能做)。

    不過在這裡要幫設計系說個話。
    我在高師四年學到了非常多的東西,教授教學學風自由,鼓勵自己去探求新的甚至他們也不甚明瞭的領域,與學生討論新的科技最新的應用,完全沒有"淫威、傲慢及不專業態度、社會集體意識相違背的知識"這回事
    相反的我們被鼓勵學習課堂之外的學識,並且也被相當歡迎和老師唱反調。

    這次新聞的主角姚村雄教授的職位是"院長",整個藝術學院的院長。
    雖然也是設計學院的教授但我們只在大一的時候上過他的一堂課。
    他確實是有點強勢啦。
    但是以一個在大學部幾乎沒有任何課程的老師(大學部他只有這堂課)來評斷整個設計學院是不是有點太過武斷呢?

    我的立場是,只要有檢討我都虛心接受(畢竟不能代表所有人)。並以一個高師大視設系的學生對整個事件需付的連帶責任承擔罵名等等。

    但也希望大家炮口準一點,以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