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所謂的價值

回臺北後有很多通車時間
意味著有很多思考時間
在一個簪錢買房的痛苦時代,想著想著
我發現我不想要買房子,我想買塊田

怎麼去看待一棟房子的價值,那樣的破舊卻在臺北貴翻天的房子
而事物真正的價值是什麼
我不斷去思考他
買一塊田,我可以擁有最自然的東西
最原始的狀態,它可以讓我創造價值
在人類製造出太多東西的現代,
我們彷彿漸漸失去看待事物真正價值的能力
你為一棟房子定義它的房價
市場帶著物價上上下下

大人說:買一塊田,是能有什麼價值
而大人所謂的價值總是經濟價值

我看到的是我身為一個人
可以利用田地創造的價值
可以重新讓生命貼近大地的價值
與自然共生的滿足感
(也許未來有糧食危機我還可以自己種…笑)
我這幾天一直想著這件事
回到吵翻天的服貿
通過了有什麼價值,利大於弊
他說的是事實,不通過,國家經濟虧大了
那麼我們看到的價值是什麼呢
國家主權、或是正義
你要怎麼買一個正義,請告訴我自由值多少錢
我可以說出我男朋友的薪水,但我無法衡量他這個人的價值

我很討厭用錢去談論事物
因為用錢堆出來的社會是殘酷的
用錢建構的人生是虛無的
有時候
以物易物,反而真切地感受到一份無形的溫度
那些勞動的汗水、、存在的時間
紮實的在生命走過
/

“難道設計就這麼沒價值嗎"
坐在河濱公園,學妹問我
一樣的問題我也問過自己,在被殺價的過程
設計師懷疑起自身的價值,那感覺就像你懷疑了你努力的辛苦
懷疑了做設計的目的
我回答,這是市場供需的結果
因為台灣沒有這麼多的美感需求

回答的很經濟,卻也最實際
其實我是無法定義它的價值的
/
人常說職業無貴賤,生命無尊卑
卻事實不是如此
這個經濟社會給了我們好多定價的框架
常常我想著
自己定義自己的價值是很重要的
你生而無價,更何況在人類眾多情感中
有許多珍貴無價的東西
如果以一直被金錢左右,也許會讓我們忘記這些東西
人生走到這邊
25歲,一個年輕的女生,我想著生活的價值
我喜歡那些確實生活的滿足感
每一步踏實的感覺讓我覺得自己在發光
有難過有開心,每樣純真都好好的收藏著
我漸漸找到那樣簡單的生活法則
回臺北的客運上我看了一部非常好看的電影
(讓我覺得統聯偶爾也蠻有品味的,雖然前一部很難看…)

《巴黎御膳房》Haute Cuisine
這部電影每一秒鐘讓我想哭想笑,感動不已
雖然在客運上看這部有夠餓
但是我看到了那位女廚師對待事物的價值觀
彷彿跟我不謀而合
(加上她真的超有氣質)
回到跑去台中工作這件事,在許多意外之中
我想我在實踐我理想生活的一部份,好奇地穿梭在一個新城市
每一分秒彷彿都是滿點的充足
就算每次等紅綠燈看著白天破爛的金錢豹
也讓我感到有趣”金錢豹歡迎您來到台中“(莞爾)

小王子說:「大人們喜歡數字」。

也許我還不算是大人
工作不是想著多少錢,而是想著我能有多少成就感與自己的生活
買東西想著是否可以幫助到弱勢、公平交易
人、好像就在這種瞬間變的美麗而感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